<tt id="guoki"><center id="guoki"></center></tt>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>MBA案例庫 > 企業戰略案例 > 文章正文

靈活工作時代,如何應對“灰犀牛”危機

時間:2019-02-19 10:55:00來源:長江商學院EMBA作者:中國MBA網點擊:

靈活工作時代,如何應對“灰犀牛”危機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普華永道宣布香港、內地和澳門即將實行“靈活工作制度”,社會將迎來零工經濟時代,而這一時代同樣也伴隨著巨大風險。

 

1月6日,暢銷書《灰犀牛: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》作者米歇爾·渥克在長江商學院進行了《未來,取決于你的風險態度》的主題演講,演講指出我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面臨著灰犀牛式的危機。

 

作為社會的一分子,我們面臨的挑戰既是個人的也是集體的,我們應該如何發現并成功躲避危險?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
*以下為米歇爾·渥克在長江商學院的主題演講《未來,取決于你的風險態度》,本文有所刪減編輯

 

 

首先和大家分享一個T恤的故事,前幾天一個朋友到某咨詢公司應聘,他當時在外衣里面套了一件沒有時尚圖案的T恤,穿著非常干凈,但一般來說,高管去應聘應該打領帶。

 

面談完之后,面試官問:“你認為穿一件T恤應聘會是一大風險嗎?”我朋友回答:“從概率來說風險是大家不喜歡的”。對于我的朋友來說,如果他不太愿意去一家公司,就不會去應聘。

 

不同的人對風險有不同的想法,全球各個地方對風險也有不同的概念。

 

2016年夏天,我幾次訪問中國,很多人問我灰犀牛理念怎么樣應用到生活中,灰犀牛與我們個人的行為確實有很多關聯。我不斷思考每個人對風險的態度到底是什么;怎么看待風險;什么是風險;愿意接受多大的風險;以及面臨風險愿意采取什么樣的措施。

 

比如:你怎么選擇午餐、怎樣上班以及在工作場所怎么管理事物,尤其是你要知道你的對手怎樣看待風險,他們對風險的看法是不是和你不一樣。

 

中國人和美國人對風險的看法不同,兩個國家都面臨著同樣的經濟、金融風險,在過去10年,貨幣政策非常寬松,資產負債表大量釋放了貸款,導致市場超控,但是美國經濟增長不到40%,這當中有資產泡沫,有些公司在美國借貸、回購價格極高的股票導致了不穩定性。

 

 

01

不同的人對“灰犀牛”的認知不同

 

 

研究表明美國和中國對風險有不同的想法。從風險的角度來說,美國人不是那么敏感。如果在金融危機之下,中國學生會做具風險性的決策。對風險的看法和美國學生完全不同,中國學生認為美國人比較愿意尋求風險,美國人在面對風險時比較有自信心,但有時過度自信,對于風險采取的控制方法具有短期導向性。

 

大家拿歐洲和美國做過比較,因為他們的態度比較接近,而美國和亞洲的態度差別更大一些,所以各個國家是不一樣的,有些人的文化背景影響了想法。亞洲人對風險的態度更加敏感,更容易意識到風險的存在,缺點是對風險不夠重視,不太需要對風險進行控制,他們能適應不確定性和改變。

 

亞洲有風險轉移現象,大家成為了一個集體,會更加樂于尋求風險、規避風險,在文化之中相互的影響存在很大的風險,亞洲文化比西方文化更加明顯。

 

一種緩沖的概念是,在集體中你會得到大家的支持,因為你有余地和退路,你愿意接受這樣的風險。很多亞洲人會著眼于長遠,不僅是短期導向,有時候會考慮差異,這個取決于治理方式和文化背景。

 

2018年普華永道調研了西方和美國CEO的態度,西方CEO比較關注網絡安全、網絡信息、過度監管、地緣政治,而在亞洲非常重要的是技能、科技、改革、革命,這個取決于就業和工作,以及大家希望經濟往什么方向發展、未來是什么樣的。

 

2017年在一份對300位人工智能方面專家的調查中,西方預測高級別的機器74年能夠超越人類,亞洲則是35年。大家對未來的科技改變、技能、工業革命為什么有不同的態度?亞洲更加重視技能、科技是因為在亞洲大家有一種緊迫感。這并不是慌張,而是一種緊迫感,越早感覺到這種緊迫感,就可以越早做出改變,之后采取行動。

 

風險對于男性和女性來說存在性別差異,同時也是一致的。比如說男性和女性的比較,有時候我們覺得女性更加規避風險,男性是尋求風險。但是有一些研究顯示,發現男性、女性有90%左右的相似性。同時,很多女性,不管是西方還是亞洲,同樣的風險對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,大家持有不同的態度。從事商業的女性對于風險有不同的態度,有一些女性大家看起來比較厲害,因為她們也希望像男性一樣成為一個領導人。所以,這一系列的不同導致大家對于風險的態度有不同的理解。

 

不同的研究可以給我們不同的場景,告訴我們有哪些成功的領導人犯了哪些錯誤。有一些女性,她們對于風險的控制和評價會比較犀利,甚至會比男性更加犀利。

 

另外,在不同世代的人有不同的態度。我有一個朋友,在拉丁美洲是一個家族企業的CEO,她們在尋求公司的未來,上一代人就更加關切資本的轉移和資本的投資。但是,年輕的一代就會考慮到我們對于未來應該有一個好的愿景,如果沒有好的愿景公司就會慢慢地沉下去,這是因為不同的關注點導致的不同的態度。

 

 

02

零工經濟時代的風險

 

 

我們在考慮風險態度的時候,要考慮采用什么樣的措施,在一個集體中是什么樣的角色,你是一個典型還是說并不突出,你對其他人有什么樣的假設,比如說你的工作團隊,在你的董事會當中,你的伙伴、供應商,你和他們是否進行過對話,問問他們對于風險有什么樣的態度,這樣你就可以理解你們在觀點上是不是有沖突、是不是有對立。你可以退一步來理解,為什么大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,可以采取一些戰略來進行合作。

 

人的態度會根據情景而改變,如果你有更充分的準備,那么你就有可能減少風險的出現。如果你有一些方案,這些方案有可能是錯誤的,其中是有風險的。但是,如果你有充分的準備可以降低風險。

 

很重要的一點,你需要有這樣一個戰略來減少未來的風險。你要確保你的決策團隊有不同的風險態度,然后從中協調、斡旋,讓大家能夠根據外部的事實、客觀的事實來做出一個決定。

 

另外對風險的態度會改變你的行為,比如說對于自動駕駛汽車的技能和倫理問題。

 

特別是在未來的工作當中,風險是巨大的。在工業革命當中,比如說在就業市場,我們看到了很多的改變。同時,在經濟當中我們也看到了技術風險,技術企業越來越集中,很多人在平臺經濟上工作、在零工經濟上工作,他們是自由職業者或者是創業者,甚至是合同工。場景各不相同,在美國有很多的自由職業者為自己工作,不管他們是不是覺得這樣做風險很大,很多人都覺得有不同的收入來源降低了風險,特別是跟你在一個大公司工作相比,比如說你的上司走了,可能你承擔的風險會更大。

 

與此同時,這種零工經濟沒有醫保、教育和就業的福利,所以進一步發展,我們會看到有更多的人創業、更多的人為自己而工作。

 

 

03

如何創造環境讓人愿意承擔風險

 

 

我們如何創造一種環境讓人們更愿意來承擔自己的風險?

 

在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,特別是在我們職業當中、從商過程當中,又或者在政府部門,正確的政策環境是什么呢?我有一些原則可以提供給大家。

 

有一些人更加有創造性,他們對于較高的不確定性是比較舒服的,我們應該對此予以支持。這樣的話,他們可以克服風險、獲得回報,這樣就可以與機器競爭,在第四輪工業革命當中獲得更大的回報。

 

另外,我們還要考慮到道德的風險,社會學家做了一些研究,研究了一些歷史數據,二戰之后很多人面臨很大的風險,但是這些導致風險的人自身卻沒有遭受到這些風險,比如說導致金融市場風險的人,他們在金融危機之后沒有受到懲罰,但是很多人卻因此丟了他們的工作。

 

所以,我們應該創造一些規則。在一個市場當中,如果有地產的政策,政策一定要考慮到萬一這個地產價格下降,誰來承擔風險,一旦發生風險之后,誰來承擔相關的風險,這都是涉及到道德的問題。

 

還有風險教育,我們要教育人面臨風險的時候,怎么樣能夠接受風險。比如說,在投資方面怎么樣進行投資,在證券市場怎么樣進行投資,我們要來協助大家了解什么樣的風險是好的風險,什么樣的風險是不良的風險。

 

我們還要提供一些激勵機制,一旦面臨風險,可以鼓勵大家采取措施減緩風險,也可以讓政府政策早一些時候采取措施,遏制住風險,避免風險變得越來越大。

 

我們還研究了個人層面對于風險的態度和行動,也就是在座的各位,你們怎么樣采取一些行動,以便掌控風險。

 

首先,自己一定要了解你的風險態度,管理住你自己的風險。我們現在已經有了一些工具,在日常生活、工作當中應用這些工具,協助我們理解相關風險,比如說你屬于哪一類人、其他人的風險措施與你有什么不同。還有一些方法可以評估你可以接受多大的金融風險,采取一攬子措施管理風險。

 

我們不僅僅要了解自己的風險態度,還要了解周邊同事的風險態度,比如說你可以知道一個同事對風險的態度不一樣,在投資過程中他的態度非常重要、有價值,在工作當中我們可以知道什么情況下采取什么樣的態度、標準,使得更好地開展合作。

 

對風險邊界進行測試,我有一個朋友非常害羞,他想變得大膽一些,想去做和別人互動的工作,從個人角度上來說他可以承擔比過去更多的風險。

 

面對風險,我們一定要做好準備,比如說高風險、中風險、低風險場景,對這些做一個評估,就可以了解別人對你的風險態度是什么看法。

 

熱點動態
高端訪談MORE+
天津11选五开奖结果